超越言語的相遇|避靜見證

超越言語的相遇|避靜見證

圖 / 擷取自Pexels   攝影師:Pixabay

文 / 怡然

 

   報名避靜營,是因渴望能有一段時間、一個合適的場地,在主前安靜聆聽祂的聲音,得以更認識祂以及祂眼中的我。

    在行前操練的作業中,意識到自己很緊張,很怕聽不到主對我說話。若在操練安靜聆聽時一片空白、沒有任何明確的領受,就會沮喪,擔心三天的營隊中,從主耶穌收到的會只是一片的沉默無言。

    營隊中禁用任何 3C 產品,這意味著將無法聽詩歌,為此還計畫要把幾首能幫助自己安靜的詩歌背下來。後來在領袖月會中聽見師母說:「誰能登耶和華的山?是手潔心清,而非揹著重裝備的人」,才意識到自己想替主耶穌準備所有可能的工具,好讓祂可以對我說話。我的緊張,營隊牧師也體會到了,所以在收到我的行前作業後,還回信要我放輕鬆、放慢步伐、享受當下。

    第一天下午的聖言心禱中,默想營隊指定的詩篇103篇,其中,「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……他不長久責備,也不永遠懷怒」這幾節經文吸引著我,但在與神的對話中,沒有特別領受,便按著牧師的教導,將其先收在心裡,因為若是主要對我說的話,祂一定會再讓我想起並讓我明白。

    在接下來的一對一導引中,發現自己對「無言」的害怕。覺得人際關係或互動中的「無言」,代表生氣、拒絕、關係破裂……,而在與神的關係上,就表示祂不高興、我惹祂生氣、祂不想理我……。所以與人互動時,若有冷場,我會拼命找話題,也覺得陪伴是一件很辛苦的事;在主面前,也寧可透過看聖經讓神對我說話,避免禱告中可能面臨的沉默。當我意識到這點並交給主之後,主就開始做奇妙工作。

   祂先讓我意識到:寡言的爺爺、爸爸和弟弟,對家人的愛卻是真實的。第二天早上的歸心祈禱中,每當有任何意念、感受漂過腦海時,就禱告說:「主啊,我放下這些。」忽然,腦海中漂過「懊惱」與「自責」,當我禱告說:「主啊,我放下對自己的懊惱與自責」時,心中頓時明白:生命中有許多懊惱讓我一直自責,我卻把這投射在神身上,認為祂一直在責備我,難怪祂前一天會用詩篇103篇對我說:祂已赦免我一切罪孽,祂不長久責備,也不永遠懷怒。原來,我一直活在自己的憤怒與自責中,卻誤以為是神的憤怒與責備!這樣的明白,讓我心中頓時明亮起來,也覺得好輕鬆。

    這三天安靜時,總是在畫面中看到耶穌和我並肩坐在河這邊的背影。最後一天早上的歸心祈禱時,在安靜中向主交託心裡一直冒出來的各樣思緒,漸漸的注意到:耶穌和我坐到河對岸了。然後,我們一起站在山上看風景,又一起漫步在浩瀚星空中,接著在水中漫游,又散步在園子裡。忽然我發現到:整個過程中,耶穌一句話都沒說,但我享受祂「無言」的陪伴,知道祂真實的同在。

    感謝主奇妙的作為,挪去我對「無言」的誤解與害怕,讓我明白祂的同在超越言語,引導我開始體會:等候中仍可享受安息。因為祂一直都在,只要我們願意安靜下來,必能經歷祂美好的陪伴。